西沟小说网 > 玄幻奇幻 > 太子入戏之后 > 224:对伏云的疑惑

224:对伏云的疑惑(1 / 1)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他们就起程回京,苏辛夷早早地就起身,简单地打了一套拳,吃了早饭,往前院跟大家汇合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只有一个包袱,回去的时候东西可不少,她这边就有两大箱子,不要说还有一大箱酒,把东西先搬去了马车上。

    容王见到之后乐得不行,看着苏辛夷就调侃她,“知道的你是做护卫的,不知道还以为是做采买呢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看了一眼容王,慢悠悠地说道:“出来一趟总要给家里人带点礼物,这是人之常情。王爷,你可准备了?”

    容王脸上的笑容都僵了,他没有准备。

    再看着大哥那边也搬了一箱东西上车,惊讶得嘴巴都要掉下来了,“大哥,你也买了?”

    太子看了容王一眼,笑了笑。

    容王:……

    好在还有个襄王跟他一样光杆一个,他嘀咕着对苏辛夷说道:“肯定是你的主意,我说你为什么不提醒我一声?”

    苏辛夷惊讶地说道:“这种事情还要提醒吗?”

    容王哼了一声,他怎么就没想到呢,要不说苏辛夷心眼多。

    苏辛夷这次依旧是骑马,她一身墨色胡服,腰间束着红色缂丝腰带,当真是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苏辛夷眼瞅着跟着襄王出来的女子微微垂着头上了最后面的一辆车,她假装没看到,转过身去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那边襄王走了过来,瞧着苏辛夷骑马愣了一下,“县主也要骑马吗?”

    苏辛夷笑着对襄王点点头,“我奉命保护殿下安全,自然是与殿下一起骑马。襄王爷骑马还是坐车?”

    襄王本来是打算坐车的,但是瞧着容王也骑马的样子,就立刻改了口,“自然是骑马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看着襄王的样子笑了笑,没拆穿他,便道:“王爷随意,这一路上要赶路,怕是会辛苦些。”

    襄王闻言笑了笑,没有再说别的,跟着容王去太子那边说话。

    苏辛夷骑着马围着车队绕了一圈,瞧着武顺正在后头检查车辆,也没过去与他说话,从他身边直接过去。

    武顺在县主过去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,但是也没出声打招呼,随即就收回眼神,继续检查车辆。

    晏君初瞧着苏辛夷骑马过来,笑着问道:“没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苏辛夷点点头,“殿下现在出吗?”

    “出。”晏君初不想安定的官员相送,所以特意一早就出。

    苏辛夷紧随着太子,容王与襄王骑马随后,在后面便是三辆马车跟随,一行人踏着清晨的初曦踏上了归程。

    襄王这还是第一次跟着太子行动,也是第一次与大名鼎鼎的永安县主同行,这一路上虽然有杨津打点行程,安排驿站落脚,但是他现一件事情,杨津跟永安县主也很熟悉的样子,而且有时候永安县主吩咐的事情,杨津不会再请示太子而是直接去做。

    这一点让他很是震惊,杨津是太子身边最信得过的左右臂膀,能让他这样做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这一晚,也是不巧,因为伏云不舒服路上的走得慢了些,结果错过宿头,没能赶到驿站所在地。

    襄王就过来跟太子还有容王道歉,苏辛夷正取了弓箭下马,她对着杨津轻声说道:“杨大人,你在这里护殿下安危,我带着两个人去前头看看能不能打些猎物。”

    因为没想着会错过宿头,所以没准备过夜的干粮。

    杨津立刻说道:“不然还是属下去,县主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摇摇头,“这边事情也不少,安营扎寨离不开你,打猎我在行更快一些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将弓箭背在身上,就去太子殿下跟前说道:“殿下,我带人去前头看看,若是有农家就买些吃食回来,若是没有看看能不能打些猎物。”

    晏君初正在跟襄王还有容王说话,闻言就转头看着苏辛夷,“我跟你一起去?”

    苏辛夷就乐了,“不用,就在这附近,殿下好好休息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容王立刻说道:“大哥,她这是怕你拖后腿呢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:……

    襄王:……

    这位可真敢说。

    襄王这两天同行跟苏辛夷也算是熟悉了些,笑着说道:“县主,这附近咱们都不熟悉,让护卫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襄王爷关心,没事,这些事情我都是做惯的,他们没有我快。”苏辛夷对着襄王说道,襄王一路上十分有礼貌,她自然也不能失礼,“正好让王爷尝一尝我烤肉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容王跃跃欲试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辛夷直接拒绝了,“王爷跟着我,怕是咱们只能吃上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容王给气的,不等他反讽回去,苏辛夷已经带着护卫上马离开,他只能对着大哥告状,“大哥,你看她,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。”

    晏君初看着容王,“让人安营扎寨,若是烤猎物的话,还要生火支架,七弟,你对这些熟悉,不如你来?”

    容王看着许恒,“你跟杨津一起去,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打猎可是好手,别等他回来他这边还没收拾好,她肯定又得笑话自己。

    杨津收拾出休息的地方,将马车上的桌椅搬下来,又赶紧吩咐人支起帐篷,自己则带着人点火架上铜壶准备烧水。

    容王瞧着铜壶,这也才想起来没有多余的水,就把盛思明喊过来,“带着人去找点水回来。”

    盛思明忙应了,一群人立刻就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苏辛夷的运气不错,走了五六里地就看到几户农家,去买了些炊饼与家禽,有一户人家还有些梨子也被她买了。

    只是农户家里余粮不多,他们人多,这些东西也不够吃的,苏辛夷让其中一个先把这些东西送回去,跟农户打听到前面二十几里之外还有个镇子。

    苏辛夷琢磨着二十多里的一来一回要费不少时间,就没有去,又跟农户打听知道前面五六里之外有个小山坡,那边偶尔也能打到些野鸡之类的小东西,她就带着人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山坡还真是小,林子也不大,里头树木稀稀疏疏的,苏辛夷转了一圈只收获了一只野兔子,她跟侍卫看了看,俩人都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县主,不如您先回去,属下去前头镇子上看看。”侍卫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苏辛夷摇摇头,“咱们从另一条路绕回去,看看那边还有没有农户能买些东西。”她之前扫了一眼,好像是有炊烟。

    俩人又绕了路果然又看到了几户农家,跟人买了些吃食,正要回去的时候,她忽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句,“哎,有上好的腌鱼要不要?”

    苏辛夷转头看到了一个中年农妇穿着一身灰扑扑的衣裳追出来,她就勒住马笑着说道:“大婶,腌鱼可不行,这东西太咸了,有新鲜的鱼吗?”

    那妇人闻言就道:“有倒是有一条,就是昨天打的,但是今儿个翻肚皮了,不是很新鲜了,你们要不要?”

    乡下人过日子都这样,有好吃的不会一下子就吃了,总会放着慢慢吃,苏辛夷瞧着那妇人一脸期待的样子,琢磨着可能家里有要花钱的地儿,她就道:“也行,我跟你去拿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下了马,跟着那妇人进了院子,院子里打扫得不是很干净,隐隐还有养家畜的味道传过来,门前的青石上放着一个大水桶,里头果然有一条鱼,个头倒是不小,不过确实翻了肚皮出气多入气少了。

    苏辛夷就让夫人拿绳子穿了,自己数了铜钱给她,要比市价多一倍。

    那妇人忙说道:“太多了,我这鱼也不是很新鲜。”

    “大婶,你拿着吧。”苏辛夷接了鱼,“你这家里只有你一个啊?”

    大婶再三道谢,听着苏辛夷这么问,就说道:“还有个侄女,前些日子落水命都差点丢了,这要不是给她看病,家里也不这么紧巴巴的。”

    “侄女怎么跟着你,她爹娘呢?”苏辛夷难得好奇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嗐,前几天跟着渔船出去打鱼,也不知道怎么翻了船,现在还没找到人呢。就我这侄女命大,先把他捞上来了,我男人还在捞她大哥,现在都还没归家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一听又拿出二两银子给了农妇,农妇忙推辞不要,苏辛夷塞给她,这才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老百姓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,出海就有危险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辛夷大步走出了院子,那农妇本来要送她,结果养病的侄女出门来,她忙过去扶着人,“芸娘,你这孩子出来做什么,听话,回去躺着,婶子给你做饭去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提着鱼上了马,就看到侍卫手上又多了一个竹篮,她笑着问道:“这里头是什么?”

    侍卫就忙道:“属下买了些碗筷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立刻说道:“还是你想得周到,我都没想到这些,天不早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侍卫忙接过县主手中的鱼放在自己的马上,又把竹篮放好,骑上马跟着县主往回走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远远的苏辛夷就看到几个人从另一条小路上走来,瞧着垂头丧气的样子,不知怎么就想起之前那大婶说的话,心头不免一紧。

    侍卫也看到了,就说了一句,“怕是没捞到人,怪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闻言就看着他,“你也听说了?”

    侍卫听着县主问他话,立刻说道:“属下买碗的时候听村里的大爷说的,说是隔壁那大婶的哥嫂并不在这里住的,是前些日子忽然搬回来的,好像遇到了什么事儿,连房子都卖了。好像是欠了债,为了还债一家三口都出去打渔,结果伏家两夫妻都没能回来,只有他们的女儿被救了,现在看着只怕那对夫妻也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伏家?”苏辛夷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伏云。

    “县主还不知道,这里住的人家基本上都姓伏,很少有外姓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笑了笑,“原来是这样,我还觉得这个姓很少见,怎么又遇见一个。”

    侍卫愣了一下,就隐约明白县主说的应该是襄王殿下要带回京的哪个姑娘,没忍住说道:“是啊,同姓不同命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心想可不是嘛,这世上同姓不同命的事情又何止这一件。

    俩人骑马回了营地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远远地就能看到篝火,转瞬间俩人就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苏辛夷翻身下马,侍卫忙提着东西跟上,把带回来的东西拿到篝火旁。

    “哟,咱们的大功臣回来了,我看看你带什么回来了?”容王立刻起身过去。

    苏辛夷就道:“也没什么别的东西,带回来一些干粮还有一条鱼,这附近农家不多,而且这边也没什么打猎的好地方,凑活着吃吧。”

    襄王探头看了一眼,惊讶地说道:“这条鱼还真不小,足够吃了,辛苦县主了。”

    容王看了一眼襄王,马屁精。

    苏辛夷走到太子殿下身边,太子正在烤兔子,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让她坐下,有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。

    苏辛夷还有真有些渴了,一口气喝下去,“好香。”

    晏君初转着兔子翻个面,“怎么去那么久,这些东西也够吃了,明早凑活一下,很快就能遇到镇子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心想她可不愿意让太子饿肚子凑活,但是这话不好意思说,就道:“咱们人这么多,侍卫也不能饿着肚子,好在粗粮饼买的多,他们才是要真的凑活一下。”老百姓家细粮不好买,倒是这些家禽还好一些,家家户户多少养一些。”

    苏辛夷瞧着容王与襄王一起走了过来,她看了看襄王,忽然又想起伏云,这个伏姓是真的很少见。

    她眼睛微微一转,看着襄王笑着说道:“襄王爷,伏云姑娘这一路很少下车,今晚咱们要宿营在这里,不如叫她一起下来吃点东西吧。不然,她一个人在马车里吃也确实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襄王微微有点惊讶,随即看向太子与容王。

    晏君初正翻兔子没看到襄王的眼神,容王自然是不太乐意,不过话是苏辛夷说的,好歹给他点面子,于是就道:“看我做什么,我只管吃我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他才懒得管别人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二更送上,今日六千字更新完毕,周末的更新可能也不太稳定,曾经我也是身体壮如牛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能更三百六十五天的人啊。自从年前一场病之后,今年总是小病不断,这几天更新不太稳定真的是很抱歉。感谢大家的支持与谅解,觉得很对不住大家,谢谢你们。

最新小说: 法武封圣 修真万年归来 梦幻空间 末世之独宠女配 山海传人 空间传送 升维之旅 至尊无赖 至尊兵王 我有一座冒险屋